企达热门小说 - 小说的世界里,充满了无尽的想象。这里,有盼望,有惊喜,更有许多意料之外!

企达热门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>这么远那么近第二章

这么远那么近第二章

  
  叶昊宁端着酒杯站在一旁,闻言微微眯起眼睛,水晶吊灯之下的目光深不可测。

  居然这样急着和他撇清关系?于是极轻地笑了一下,适时插进话来:“即使不是老乡,那也算是有缘了。我想,待会的第一支舞,能不能请您一起跳?”

  肖颖用余光看到总裁脸上的笑容,想了想,也扬起嘴角点头:“我很荣幸。”

  真是说到做到。舞曲响起第一个音节的时候,肖颖便被那个男人拖到场中央,开始了华尔兹的旋转。

  她本来晚上就没吃什么东西,又喝了一点酒,身上正微微发凉。此时叶昊宁的手托着她的腰,掌心温热,那份温度就透过极单薄的衣料熨帖在肌肤上,竟然十分舒服。

  她下意识地往后靠了靠,他的声音就从耳边低低地传过来:“我怎么不知道你的英文名叫做什么Fanny?”

  因为语气中带了点调笑,让她觉得更像是嘲讽,于是选择闭着嘴不出声。

  他又说:“Fanny,自由的人。真可惜,与你目前的现状有点不相符。”

  她抿着唇一咬牙,挣了挣,他的两只手却将她禁锢更紧。

  “乖,别动,好好跳舞。”明明那样用力,头顶传来的声音却轻柔得近乎蛊惑。

  “你到底想说什么?”她终于抬头,乌黑漂亮的眼睛里有隐忍压抑的怒火,“或者说,你大老远跑来这里,究竟想要做什么?”

  “我想做什么?”他微微扬起眉,英俊的脸上露出似笑非笑的神情,“如果说只是因为想你了,你会不会相信?”

  她冷下脸不回答,他却似乎一点都不受影响:“既然连这点信任都没有,又何必问这么多呢?”脸上笑容更盛,只是眼底太幽深,那抹笑意并没能传达到那里。

  酒店大堂金碧辉煌,华尔兹音乐婉转优扬,华服美裙,到处充斥着美好醉人的香氛,在这样的气氛里,实在不适宜争吵。

  肖颖或许是有了这层认知,又或许只是突然觉得累,酒精和香水混和的气味让人疲于思考,于是渐渐沉默下去。

  她在他的怀里,被那样熟悉的气息环绕着,仿佛身体里每一根神经都在松懈,于是任由叶昊宁将自己带着满场起舞。

  结果一曲完毕,众人停下来,肖颖退到墙边微微气喘。

  叶昊宁站在一边冷眼旁观,只见她的背脊在眼前轻轻伏动,线条单薄柔弱,那只垂在身侧的手都抬到了半空中,可终究还是不动声色地插回口袋里,只是淡淡地说:“体力太差。”

  她最近是真的缺乏运动,新的工作环境和人事关系,已经足够让她疲于应付。周围的同事个个优秀,处在竞争压力颇大的陌生氛围里,哪里还抽得出时间去健身?

  本来上周许一心约她去晨跑,结果她想都不想就一口回绝掉。每天神经紧绷,早上唯恐不够睡,连叫醒闹钟都需要设两三个才行。晨跑?这么奢侈的运动,离她实在很遥远。

  许一心送来一个鄙夷的眼神,说:“真是猪啊。”

  “别说那个字。”她当时脸色不快,有点孩子气,“讨厌那样的形容。”

  “怎么,以前大学里这样叫的还少了啊?那时也没听谁说讨厌的。是不是勾起你不愉快的回忆?是不是叶昊宁也这样叫过你?现在你们两看相厌,所以恨屋及乌了?”

  “自己去翻十万个为什么吧。我没空理你。”她抽出一本杂志,靠在床边装模作样地读起来。

  事实上,叶昊宁确实这样称呼过她,不过那只是当初刚认识的时候。那时他似乎很爱和她开玩笑,到了后来,就渐渐少了。

  这世上许多事都在经历着由盛而衰的过程,通常**过后,便是令人惋惜的萎靡,到最后重归于零,一切又回到初始状态。

  而她与叶昊宁,似乎就正在走向衰亡的终点。

  酒会还没结束,肖颖便悄然退场,先去化妆间将之前的宴会妆卸掉,又抹了随身携带的保养品,才踩着磨脚的高跟鞋走出酒店大门。

  外面依旧灯火通明,连低矮的花园和草坪间都有莹白的灯光,只是空气闷热异样,云层压得极低,看样子似乎是暴雨来袭的前夕。

  叶昊宁的车就停在门口,她竟然不知道他何知也溜了出来,明明刚才还与她的总裁交谈甚欢。

  车窗徐徐降下,叶昊宁只留给她一个侧脸,并不看她,也不主动开口说话,车内猩红的火光微闪,很快就有淡淡的烟雾飘出来。

  似乎极有耐心,只是在等她上车。

  这样闷热的天气里,放着名贵好车不坐,偏要去拦计程车,这简直是在和自己过不去。因此肖颖只想了想,便拉开车门坐进去。

  结果却是引狼入室,叶昊宁一路跟着进门,她面无表情地瞪他:“你干嘛不去住酒店?”

  得到的回答是:“我临时才决定要过来,订不到房间。”

  这倒是事实,最近正在开会,到处人满为患,早几个星期以前就有在本市做酒店业的朋友说,他们的房间已经通通预订出去,

  可肖颖还是保留了三分疑问,心想像叶昊宁这样的人,一向是非五星级不住的,她可不信这时候就连一间房都找不到?

  但此时想再多都也已经晚了。叶昊宁虽是第一次来,却放松随意得仿佛回到自己的家,扯了领带随手丢在沙发上,头也不回地说:“我先洗个澡。”

  他身上那件竖条纹的衬衣还是她去年买的,好像西装也是的,但她记不太清了,因为他颜色和款式类似的衣服太多。

  只是在那一刹那,她似乎有些恍惚,真以为还在C市的那栋大房子里呢,下意识便“嗯”了声,转身要去给他拿换洗衣服,直到走了两步之后才陡然醒悟过来,顿住脚步,只见叶昊宁也正望着她,一双漆黑狭长的眼睛在灯光下更显得深邃异常,嘴角微挑,仿佛心情不错。

  她心里却着实恼火,为他的突然出现,为他的不请自来,更为这长久以来养成的一时半会儿无法改掉的习惯。

  但是最终还是不得不帮他准备寝具,连前阵子才新买的被套都拿出来,可某人还是非常不满意。
       

相关页面